人渣文本:新媒体时代下台湾出版业的前势

日前参加关于新媒体与出版发展的「2015数位阅读趋势国际论坛」,谈到了许多个人认为的业界发展特性。因为现场时间较不足,加上有许多延伸的发想,所以于此文中进行比较系统性的整理与陈述。

我的推论是从「快速」这个前提展开的。我认为新媒体的传播特性都围绕着「快」这个字,包括处理即时议题,压缩内容产制流程,而读者也以最短的时间来掌握每一组讯息内容。

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现在不断引起争议的即时新闻,以及多数读者不清楚,但其实也和即时新闻一样以非常短的时间所产製出来的即时评论(如我在各大媒体的专栏)。这种形式的「内容」以起很大的批判,因为相对粗糙与不準确,但市佔率越来越高,看似在将来会拥有越来越多的产值。

我认为读者将习惯这种快速与短小的形式,这也会形塑其他的出版业界,或「内容产出业」。在座谈会现场即有大学教师询问电子书是否能「分页卖」,就是类似的需求。

「书」或「杂誌」在将来的确可能分页卖,而且为了让书更好分页卖,甚至连整个产製过程都会改变。作者将受到编辑影响或销量诱惑而生产「更好分页卖」的产品,使得现有书本约八万字的格局破碎化。

此外,产製流程可能会被逼得更紧。一旦电子书可以分页卖,「书本」「册」这样的概念就会被打破,不论是小说或散文,作者只要每生产出一「节」,就会进入编校的产製过程,而即时进入市场。

另外会中也谈到一个倾向。在书本很难卖的状况下,出版社的盈利将很难来自单纯的书籍销售,翟本乔甚至建议放弃版权,全力行销作者或概念,并从「活动」中获利。

我个人也认为这是大势所趋,目前多数作者从版税获得的收入十分有限,卖出一千本的版税,其实参加不到十次的演讲或外展活动就可以赚到。

出版社或许该从「书的工业」转变成为「作家经纪人」的服务业。随着书的销售越来越困难,在将来书可能成为赠品,而以作家的演讲、表演为主要的产值来源。那出版社就需要转型介入这方面的「服务业」,否则当作家经纪权被其他服务业者拿走,出版社将完全沦文印书工厂,只是整体产业中最低层、毛利最少的一环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
图文排行Image & Text ra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