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,老伴早些年积劳成疾已经走了,而李老太太也只有一个儿子,当初因为一些原因,生孩子也生的比较晚,三十多岁才有了这一个儿子,现在,李老太跟儿子一家人一起住。

老人在儿子家如保姆,突然发病却无人管,老人寒心偷偷写遗嘱

这个时候只有李老太一个人在家,儿子儿媳都还没下班,而孙子也没到放学时间,李老太就在家里拖着地,不知怎幺的,突然就有点头晕,一个踉跄,李老太差一点摔倒,然后李老太就赶紧坐在了沙发上,歇了一会儿,感觉好多了。

其实这也不是李老太第一次感到不舒服了,但是李老太每天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干活,李老太就以为这是累的了,根本没有当回事,现在她依然没有当回事,正準备再做起来干活的时候,儿媳带着孙子回来了。

儿媳刚一进门,看见李老太坐在沙发上:「呦呦呦,老太太啊,你脏不脏啊你,你怎幺直接就坐在沙发上了,你看你那一身,还干着活呢,沙发套都弄髒了。」

「啊,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刚刚有点晕,我就坐下歇了一会儿,我......」

「行了,别你你你的了,你这是说在这干活累着了呗,得了吧你,你这身体,我得病了你也得不了病,快点去做饭吧,今我下班早了,顺道把小乐接回来了。」

「好,好,我去做饭。」

老人在儿子家如保姆,突然发病却无人管,老人寒心偷偷写遗嘱

李老太叹了一口气,这就是她平常过的日子,在儿子家就犹如一个保姆一样,被指使着干活,其实干活对于李老太并没有什幺,在老家也干了一辈子了,就是这样有时候无缘无故就会遭骂的气,她始终有点难受,在老家的时候虽说过的一般,但是每天都很自由,可是,现在,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再回老家了,老家的房子已经卖了,就是为了给儿子买这个房子。

李老太做着饭,眼睛就不自觉的感觉在打转了。

到了第二天,李老太还是一样地干活,差不多到了时间之后,他就出去买菜了,可是到半路上,李老太就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,然后就突然倒在了地上,之后就不醒人事了,等到李老太再醒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是躺在医院了,可是她的病床前前边,却是一个人也没有。

这时候一个护士看见她醒了,走了过来:「你醒了,已经联繫过你家属了,可是好长时间了,还是没人来,你看看要不要再联繫一下,医生说你这个得手术,得赶快去缴费。」

「啊,护士,我这是什幺病啊?」

「我也不知道,这你得问医生。」

李老太又借电话给儿子打了电话,谁知道刚说完,儿子那边就发火了:「你真是,还不够找麻烦事的呢,你等着,我一会儿过去,别听医生瞎吓唬人,这一会儿死不了人。」

李老太也没办法,只能等着,好不容易等到儿子来了,儿子一听手术费,直接就不干了,当场就跟医生吵了起来:「我妈怎幺可能得这幺严重的病,你们会不会看病,平常在家她天天干活,身体倍好,我不信,我们不看了,不看了。」说着就要带李老太回家。

老人在儿子家如保姆,突然发病却无人管,老人寒心偷偷写遗嘱

李老太又有什幺办法呢,她自己没钱,如果儿子不拿钱给她看病,她也没有任何办法,她只能跟儿子回了家。

可是让李老太没想到的是,回家之后,儿媳又是一阵牢骚,明着暗着都是在说李老太,李老太也听得出来,或许他们巴不得自己早点死掉,如果不是现在自己能够给他们做家务,自己可能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,李老太站起身回了屋子。外边还传来儿媳的骂声:「这老太太,她还有脾气了,有本事出去,别在这住,说两句都不行了。」

李老太回了屋子,到床底下翻出来一个小包,她打开了,看着这里面的两件东西,她忽然笑了笑:「老伴啊,还真是让你说的准啊,你给我的这东西终究还是用上了。」李老太收拾了个包裹,带着这两件东西,离开了儿子家,儿子儿媳都很诧异,但是都没有拦着。

而李老太拿走的那两件东西,其实是两个宝贝,那是他老伴早些年意外得到的,有人给鑒定过,很值钱,但是当时他们并没有换,老伴留给了李老太,说是防着到时候儿子不孝顺,只是没想到当时的一句玩笑话现在却成真了。

李老太不懂,但是她知道值钱,最后她去市场上一共换了二十多万,虽然有点低,但是李老太已经满意了,再接着,她去了医院,她要治病。

李老太还让人帮自己写了一份遗书,她不会写字,就让人帮自己写,她说:我的钱会用在我看病上面,不管我看好或者看不好,剩下的钱都不会就给我的儿子一家,他们不得继承我留下来的所有财产,如果我不幸死了,那就把我剩下的钱都捐了,就捐给那些没钱看病的人。

李老太并没有写太多,她也不知道该怎幺写,她只是把自己想的说出来,她不知道儿子一家看到这个遗书时会是什幺表情,但是现在她也不想知道了。

来源:今日头条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
图文排行Image & Text rank